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古今诗歌唐山驿站

自由体诗 旧体诗 诗评 诗配照 (博友超限不能主动加)

 
 
 

日志

 
 

【原创】动物与诗9 gaotxtsh古今  

2015-07-19 11:12:49|  分类: 动物与诗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原创】动物与诗9     gaotxtsh古今 - gaotxtsh - 古今诗歌唐山驿站
动物与诗9
       在中国诗歌史上,自第一部诗歌总集《诗经》里吟咏鸱鸮的诗作之后,吟咏日月星辰、山川草木、花鸟鱼虫的咏物诗可谓层出不穷。诗人写动物诗往往附会政治,穿凿历史,联系人生,抒写个人的情怀,努力超越自己,反映出哲学思想、生活态度。有的具有强烈的反讽力量,揭示出被囚禁迫害的人们对光明和自由的渴望。诗写得精警含蓄,有画面感,有戏剧性,更有题外之意,弦外之音;有的写意而不是写实。
【原创】动物与诗9     gaotxtsh古今 - gaotxtsh - 古今诗歌唐山驿站
猞猁        古今
酷似虎崽,貌若野猫,
常在密林岩洞独居,
也有山野河流扑鼠的矜骄。
既然悲伤绝望遇虎狼
遭熊豹厄运难逃,
那么孤独无奈的眼神
更是难忍铁笼的煎熬。
【原创】动物与诗9     gaotxtsh古今 - gaotxtsh - 古今诗歌唐山驿站
爱伦·坡        乌 鸦 (The Raven)
从前一个阴郁的子夜,我独自沉思,慷懒疲竭,
沉思许多古怪而离奇、早已被人遗忘的传闻——
当我开始打盹,几乎入睡,突然传来一阵轻擂,
仿佛有人在轻轻叩击,轻轻叩击我的房门。
“有人来了,”我轻声嘟喃,“正在叩击我的房门——
唯此而已,别无他般。”

哦,我清楚地记得那是在萧瑟的十二月;
每一团奄奄一息的余烬都形成阴影伏在地板。
我当时真盼望翌日——因为我已经枉费心机
想用书来消除悲哀——消除因失去丽诺尔的悲叹——
因那被天使叫作丽诺尔的少女,她美丽娇艳——
在这儿却默默无闻,直至永远。

那柔软、暗淡、飒飒飘动的每一块紫色窗布
使我心中充满前所未有的恐怖——我毛骨悚然;
为平息我心儿悸跳,我站起身反复叨念
“这是有人想进屋,在叩我的房门——
更深夜半有人想进屋,在叩我的房门;——
唯此而已,别无他般。”

很快我的心变得坚强;不再犹疑,不再彷徨,
“先生,”我说,“或夫人,我求你多多包涵;
刚才我正睡意昏昏,而你来敲门又那么轻,
你来敲门又那么轻,轻轻叩击我的房门,
我差点以为没听见你”——说着我拉开门扇;——
唯有黑夜,别无他般。

凝视着夜色幽幽,我站在门边惊惧良久,
疑惑中似乎梦见从前没人敢梦见的梦幻;
可那未被打破的寂静,没显示任何迹象,
“丽诺尔?”便是我嗫嚅念叨的唯一字眼,
我念叨“丽诺尔!”,回声把这名字轻轻送还,
唯此而已,别无他般。

我转身回到房中,我的整个心烧灼般疼痛,
很快我又听到叩击声,比刚才听起来明显。
“肯定,”我说,“肯定有什么在我的窗棂;
让我瞧瞧是什么在那里,去把那秘密发现——
让我的心先镇静一会儿,去把那秘密发现——
那不过是风,别无他般!”

我猛然推开窗户,心儿扑扑直跳就像打鼓,
一只神圣往昔的健壮乌鸦慢慢走进我房间
它既没向我致意问候;也没有片刻的停留;
而以绅士淑女的风度,栖在我房门的上面——
栖在我房门上方一尊帕拉斯半身雕像上面——
栖坐在那儿,仅如此这般。

于是这只黑鸟把我悲伤的幻觉哄骗成微笑,
以它那老成持重一本正经温文尔雅的容颜,
“虽然冠毛被剪除,”我说,“但你肯定不是懦夫,
你这幽灵般可怕的古鸦,漂泊来自夜的彼岸——
请告诉我你尊姓大名,在黑沉沉的冥府阴间!”
乌鸦答曰“永不复还。”

听见如此直率的问答,我惊叹这丑陋的乌鸦,
虽说它的回答不着边际——与提问几乎无关;
因为我们不得不承认,从来没有活着的世人
曾如此有幸地看见一只鸟栖在他房门的上面——
鸟或兽栖在他房间门上方的半身雕像上面,
有这种名字“永不复还。”

但那只独栖于肃穆的半身雕像上的乌鸦只说了
这一句话,伪佛它倾泻灵魂就用那一个字眼。
然后它便一声不吭——也不把它的羽毛拍动——
直到我几乎是喃喃自语“其他朋友早已消散——
明晨它也将离我而去——如同我的希望已消散。”
这时那鸟说“永不复还。”

惊异于那死寂漠漠被如此恰当的回话打破,
“肯定,”我说,“这句话是它唯一的本钱,
从它不幸的主人哪儿学来,一连串无情飞灾
曾接踵而至,直到它主人的歌中有了这字眼——
直到他希望的挽歌中有了这个忧伤的字眼
‘永不复还,永不复还。'”

但那只乌鸦仍然把我悲伤的幻觉哄骗成微笑,
我即刻拖了张软椅到门旁雕像下那只鸟跟前;
然后坐在天鹅绒椅垫上,我开始冥思苦想,
浮想连着浮想,猜度这不祥的古鸟何出此言——
这只狰狞丑陋可怕不吉不祥的古鸟何出此言,
为何聒噪“永不复还。”

我坐着猜想那意思,但没对那鸟说片语只言,
此时,它炯炯发光的眼睛已燃烧进我的心坎;
我依然坐在那儿猜度,把我的头靠得很舒服,
舒舒服服地靠在那被灯光凝视的天鹅绒衬垫,
但被灯光爱慕地凝视着的紫色的天鹅绒衬垫,
她将显出,啊,永不复还!

接着我想,空气变得稠密,被无形香炉熏香,
提香炉的撒拉弗的脚步声响在有簇饰的地板。
“可怜的人,”我呼道,“是上帝派天使为你送药,
这忘忧药能中止你对失去的丽诺尔的思念;
喝吧,喝吧,忘掉对失去的丽诺尔的思念!”
乌鸦说“永不复还。”

“先知!”我说,“凶兆!——仍是先知,不管是鸟是魔!
是不是魔鬼送你,或是暴风雨抛你来到此岸,
孤独但毫不气馁,在这片妖惑鬼祟的荒原——
在这恐怖索绕之家——告诉我真话,求你可怜——
基列有香膏吗?——告诉我——告诉我,求你可怜!”
鸟鸦说“永不复还。”

“先知!”我说,“凶兆!——仍是先知,不管是鸟是魔!
凭我们头顶的苍天起誓——凭我们都崇拜的上帝起誓——
告诉这充满悲伤的灵魂,它能否在遥远的仙境
拥抱被天使叫作丽诺尔的少女,她纤尘不染——
拥抱被天使叫作丽诺尔的少女,她美丽娇艳。”
乌鸦说“永不复还。”

“让这话做我们的造别之辞,鸟或魔!”我突然叫道——
“回你的暴风雨中去吧,回你黑沉沉的冥府阴间!
别留下黑色羽毛作为你的灵魂谎言的象征!
留给我完整的孤独!——快从我门上的雕像滚蛋!
从我心中带走你的嘴,从我房门带走你的外观!”
岛鸦说“永不复还。”

那乌鸦并没飞去,它仍然栖息,仍然栖息
在房门上方那苍白的帕拉斯半身雕像上面;
而它的眼光与正在做梦的魔鬼眼光一模一样,
照在它身上的灯光把它的阴影投射在地板;
而我的灵魂,会从那团在地板上漂浮的阴暗
被擢升么——永不复还!
曹明伦译《爱伦·坡精品集》,安徽文艺出版社,1999年版。
赏会:
艾伦·坡(1809——1849)美国作家、文艺评论家。出身演员家庭。提倡“为艺术而艺术”,宣扬唯美主义、神秘主义。受西欧尤其法国资产阶级文学颓废派影响最大。
艾伦·坡虽然是饮誉世界诗坛的大诗人,但诗作并不多,仅仅50首,诗中大多是古怪、奇特、病态的形象,甚至用死亡意象来书写一种人生悲苦凄凉的忧郁情绪,《乌鸦》就是这方面的代表作。《乌鸦》描写诗人与乌鸦的对答。和诗人对答的乌鸦,如同挪威神话中的预言主神或者阿拉伯“领言之父”,是未来的征兆。在寂静寒冷的午夜怀念死去的妻子的诗人,问它尊贵的名号,它从何而来,自己死去的爱妻在彼岸的消息,自己能否解脱痛苦等等生与死的终极问题。但乌鸦都象念咒似的反复报以“永不复还。”。 
长诗完全用象征的写法,诗中乌鸦究竟象征什么?各有解说,莫衷一是。如莫达尔认为:“爱伦坡完全符合作梦者的心理;他由幻想建造出他希望达成的情况,因为他在现实中无法得到。他很穷,就描写设备豪华的大厦。他为亲人死亡或失去所爱而悲哀。就在某些故争中试图克服死亡,他的《乌鸦》其实是一个焦虑的梦。恐惧促成了这个梦,他害怕失去丽诺,也许就是玛丽。那么这首名诗就是由她而得到灵感写成的。”(莫达尔《爱与文学》,第220页,郑秋水译,湖南文艺出版社1987年版。)这样一种阐释,显然是仅仅从诗人的爱情生活入手,并没有抓住艾伦·坡诗歌中的结构意象的张力。
又有一种解释,说:“艾伦坡还提倡以‘忧郁’作为诗歌中可以追求的效果如为美人的死而忧郁。《乌鸦》是这方面的代表作。他在《创作哲理》一文中剖析了这首一百零八行的诗的创作过程。坡解释说,他有意识地选择了乌鸦这个不祥之鸟来寄托‘最大限度的悲痛与绝望’。这首诗字面上悼念死去的爱人,实际上表现了一种无所不包的悲凉情绪。乌鸦在诗中对诗人的一切提问都象念咒似地报以‘永不复还’的答话,令人对世事万物悲观绝望。”(董衡巽、朱虹等《美国文学简史》上册,P61,人民文学出版社1986年版。)这无疑比莫达尔的阐释更进一步的契合了《乌鸦》的意象中心。
但对这首诗的理解,还是应该数法国诗人波德莱尔,他在专为艾伦·坡的《乌鸦》写的《一首诗的缘起》中说:“这是一首奇特的诗。全诗以一个神秘、深刻、可怕如无限的词为中心,千万张紧绷着的嘴从岁月之初就重复着这个词,不止一位梦幻者出于绝望的积习为了试笔在桌子的角上写过这个词,这个词就是:永远不再!孕含着毁灭的无限从上到下充满了这种观念,尚属清醒的人类为了摆脱这句话所包含的不可救药的绝望而情愿接受地狱”象忧郁的丧钟一样响亮”。又说:“这正是一首描写因绝望而失眠的诗,一应俱全:观念的狂热,色彩的强烈,病态的推理,颠三倒四的恐怖,还有那种怪异的快活,因痛苦而更加可怕。”(《波德莱尔美学论文选》,第211页,郭宏安译,人民文学出版社1987年。)波德莱尔的这种解释,符合艾伦·坡为艺术而艺术,并因此而带来快感的诗学主张。 
  评论这张
 
阅读(380)| 评论(104)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